与一位性开放者的谈话(三)

楼主:虚待斋主人 时间:2000-07-23 21:12:00 点击:37 回复:0
脱水模式 给他打赏 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

字体:

边距:

背景:

还原:


  
     与一位性开放者的谈话(三)
  
  
    这一段我们谈的是妇女解放问题。
  
     她正在看书,现在书就撂在桌子上,封面朝上,是西蒙娜·德·波伏瓦的《第二性》,书页已经打了卷,看来她很认真地读过多次。这个波伏瓦就是大名鼎鼎的存在主义哲学家让·保尔·萨特的没有婚姻关系的终生伴侣,法国总统密特朗曾称她为“法国和全世界最杰出的女作家”。我以前也在图书馆里翻过这本书,只记得整部书的主旨就是要推翻男人的压迫,从男人手里夺取女人的权利。谈女人成长的第二部主要是围绕性,波伏瓦也在要求女人的性权利。我走过去拿起书,翻看起来,她的眼里掠过一丝不安,她不希望别人了解她,哪怕只是她阅读的书。
  
    “你很崇拜波伏瓦吗?”
  
    “不,我从不崇拜别人,我只是喜欢她的许多观点。”
  
    “我只知道她是萨特的终生伴侣,两人却始终没有结婚,不知道是什么原因。”
  
    “他们不想让彼此之间存在任何世俗的责任和约束,”她说,“没有婚姻关系却能几十年心心相印,成为终生伴侣,这才是真正的爱情。”
  
    “你是说伴侣比夫妻更珍贵咯?”
  
    “当然,做夫妻只需要履行一个法律手续,而做伴侣却要经受几十年的漫长考验,人们只把那些白发苍苍仍然忠贞不渝的夫妻称为终身伴侣,哪个更珍贵就可想而知了。”
    “那以后人们都不用结婚了。”我笑道。
  
    “这也许是时代潮流吧。”她说完也笑了。
  
    “那我们男人可就得意了,”我说,“什么责任都不用付,女人不是明摆着吃亏?”
    “结婚才吃亏呢,”她说,“有几个女人结了婚不受压迫?要替男人传宗接代,还要当免费的高级保姆。男人们在外面丢了脸,回家还要拿女人出气。”
  
    “你说的都是哪个朝代的事儿?”我笑道,“现在有几个结了婚的男人不怕老婆?”
    “与其说是怕,不如说是宽容,”她说,“正是处于被支配的地位,妻子才需要丈夫的宽容来维护自尊。不管恋爱还是婚姻,只听说过男人抛弃女人,却很少有女人抛弃男人,这就说明女人是处于被支配的地位。即使是女人抛弃了男人,也多半是跟另一个男人私奔,实际上还是被支配。”
  
    “不一定吧,你看《红楼梦》里的实权人物,史太君,王夫人,王熙凤,不都是女的吗?”
  
    “我不懂文学,但《红楼梦》还是读过的。我觉得说《红楼梦》是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帽子有点大,它实际上只是妇女解放的宣言书,它记录的恰恰是女人被压迫、被凌辱、被摧残的生活现实。不管是‘金陵十二钗’,还是众多的丫环、使女、戏子,最后的结局都是那么悲惨。曹雪芹肯定写出了后四十回,他明明写道‘批阅十载,增删五次’,既然增删了五次就不会只有前八十回。起码后四十回的草稿总打起来了吧?其实前八十回也只是手稿,在他生前并没有发表。很可能是后四十回让男人们害怕了,所以把它毁掉了。”
  
    “想不到你还这么懂文学,我以后可要多向你请教了。”我说,“但也别老是忆苦思甜呀,那样的时代不是一去不复返了吗?现在的女孩子一个个打扮得多漂亮,活得多滋润呀,这个寝室里的四位年轻的女士不就如此吗?”
  
    “女人的社会地位现在是提高了,但在心理上并没有摆脱男人,还是希望找个男人做依靠,为什么就不能依靠自己呢?我最佩服波伏瓦的就是她的自尊和独立的人格,为了自尊和独立她努力去打破一切社会成见、习俗观念和自身的心理偏见。她说‘女人并不是天生的,女人是变成的’,女人不应该成为‘第二性’,女人应该和男人一样都是‘第一性’。”
  
  我的主页http://xudaizhai.533.net/
楼主发言:2次 发图:0张
作者:

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,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